关键词排名优化

█████ 无定金██ 到首页任务达标后付█████V★ィ訁jiugee8██Q2092860532█████████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我骑着小摩托,到了臣阳家,看见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哎,看来,辉旭的屋子里,又要有新的主人了。.vodtw.co

 

  话音刚落,程雪过来就掐我,还笑,我很疼,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为什么,现在这大姑娘,都这么喜欢掐人。”

 

  “你贱呗。”

 

  “去你妈的,傻比臣阳。”

 

  臣阳笑了笑“傻比德行。”

 

  旭哥也说话了“今天确实很是恼火。”

 

  “怎么个情况”

 

  “,我们傻比班主任,不经过我们几个同意,直接给我们几个填报了文科班的志愿,你说,这个能不能恼怒么明显的鄙视我们几个。”

 

  我很牛比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自找的,活该。谁让你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竟在班里捣乱的。”

 

  “好象说的你多老实一样。”

 

  “反正不能像你们一样,让老师鄙视到这个程度。”

 

  “那是我们班主任傻比。”

 

  “就是,班主任傻比。”

 

  “没错。”

 

  我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们几个,多没道德,就这么骂你们的老师,真不是人。”

 

  “你更傻比。”

 

  “就是。”

 

  “没错,傻比六。”

 

  我很坦然的笑了笑“没事,我很明白你们的嫉妒心理,对于你们这样的嫉妒心理,我表示出最大的胸怀来包容与接受。”

 

  我话一说完。程雪就再边上笑了,很是开心,当然,旭哥他们几个也扑了上来,一点不带犹豫的。幸亏大龙虾没在。没人来阴的。

 

  我们这样很平静的过了10多天,班主任给我们填报了志愿以后,也没有怎么管我们,我们就开始了比较疯狂的逃学时间段,天天也不上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里学习气氛也好点,他高兴,我们也高兴,各得其所。谁也不影响谁。

 

  天天睡醒了,一人一个煎饼,就杀向网吧了,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去悦点ktv消费,白吃,白喝,白住,偶尔还会叫几个陪唱,每次这个提议,都是大龙虾提起的。

 

  说起大龙虾,自从他被老师直接填进了文班的时候,就想开了,天天跟着我们一起玩,也开始逃学。只是中午要回学校去接小爱,下午送小爱上了学,他进了班,再翻墙出来,他也不怕累。

 

  我们每次叫陪唱,叫完了飞哥都骂街,原因很简单,这个钱,得他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叫,他不叫,我们就上手,而且,我们的团伙中有了大龙虾,他总是最后一个出手,最隐蔽的动手,第一个收手,然后原离打闹的人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实话,虾哥下手,那绝对是,快,准,狠,而且下手部位关键。

 

  大家睡觉,就回臣阳家。程雪和林然到家的次数也多了,程雪跟旭哥的关系也确定了,不过按照旭哥的说法,程雪还是 ,不结婚,不跟旭哥发生关系。旭哥到也是真的很爱她,也同意。好多次可以完成的机会,都被旭哥放弃了。

 

  其实人和人不一样,旭哥,是那种 情节很严重的人,他真爱一个人,就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很简单,她是个 。

 

  但是比如我,就不是很在乎那些,我要是爱一个人,一定会先得到她的一切,才会无休止的为她付出,原因也很简单,她把自己给我了,相信我了,才会值得我付出。我才对她有份责任。

 

  占有强,而且,如果我爱一个人,那绝对不会在乎她的以前,哪怕她是个鸡,只要塌实的愿意跟我过,我也敢娶。换成旭哥。如果他在爱那个女的,那女的不是 ,他不是那女的第一个男人,他心里都会有,都不会舒服,分手,都是理所应当。

 

  价值观念不一样。好比以后我要是还没有结婚,处了一个女朋友,林然这个时候回来找我,如果我跟那个新女朋友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一定会很坚决的跟林然继续回头的。所以他们都说,我很虚伪,虚伪的责任,开句玩笑话,都是浮云。不过有些人,有些性子,是天生的,改变不了。就像我看不了女孩子哭一样。永远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本身,确实也没有什么自制力。

 

  老爷子从小给我灌输的就是这些思想,娶养的起的媳妇,抗担的起的责任。搞对象没啥,别祸害人家小姑娘。要处,就好好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元元她姑姑让我们一人写一句自己的座右铭,要贴到班级的最后面。我就把这句话写上了,结果惹来了元元他姑姑的一顿臭骂,以及对我爹的彻底无奈。因为地下的话语出自,我很牛比的就写下了我老爷子的大名。

 

  元元他姑姑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很自豪的说,那是我老爷子,结果她很淡定的跟我要走了我妈的电话,说要好好谈谈。我不知道他跟我妈谈了些什么,只是后来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我爹我娘因为那事,大吵一架。所以我爹从此放手不在参与教育我的问题,让我妈自己来。但是我爹仍旧有事没事的跟我扯那些话。让我铭记于心。生根发芽,以后结婚有了孩子,我依旧要这么教育我孩子。最好能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学习好,混的好,还有一身忽悠小姑娘的本领,怎么也得遗传我点优点吧。所以,很是有希望的说。

 

  大概是快中考的前几天晚上,我跟臣阳我们几个正斗地主呢,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掐灭了手上的烟,拿起来牌“喂,谁啊。”

 

  “王八蛋,六儿。你个王八蛋。”很是生气的声音。

 

  我楞住了,原来是小夕郁,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一直以为,那次旱冰场以后,她真的就不理我了,也没想过她还会给我打电话,有点不适应,当然,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把我忘了。

 

  我正想着呢,有听见电话里传来夕郁的叫骂声“王八越,你给老娘说话,别装死。”

 

  我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你个王八六。”

 

  “晕,你骂我干吗,我怎么你了”我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一见面,就骂我。是不。”

 

  “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夕郁说道。

 

  我蒙了“我怎么你了我都多少时间没跟你说过话了,干吗突然就打电话骂我。”

 

  “你说我骂你干吗,我要回家,结果王哥值班呢,不让我出学校大门,你说你怎么我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哦,我以为啥事呢,你开假条不就得了么这个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你走正规途径不就好了,而且,谁知道你干吗去,你要是不回家,那又是人家的责任了。”

 

  “放屁,我都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了,就是晚上了,她不在,我没有假条,结果就不让我出去了,还口口声声的,要帮你看着点我,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的着老娘么你。”

 

  “恩,恩,看不着,看不着,别生气,别激动,气着了不好。”

 

  “滚,我怎么说,王哥都不听,气死我了,非要我给你打电话,不打还不行,怎么解释也不成,要么谁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我就烦。”

 

  “你至于不”

 

  “就是至于,你赶紧给他解释下,听见了没你个王八蛋,以后少参与我的生活,跟他说清了,得得,也不用说了,反正也不用在这上学了,该考试了。”

 

  我刚想说话呢,就听见电话那边换了个声音“六儿啊”王哥笑了笑“忙啥呢最近。”

 

  “王哥,你干的太漂亮了。”

 

  “拉倒吧,你们几个孩子,以后我可不管你们这事了。”

 

  “挺好的,你这是职责所在。”

 

  “人家小姑娘都不高兴了,看生气的样子。”

 

  “没事,哥你千万别让她乱跑啊,我这就过去找你。”

 

  王哥笑了笑“恩,行,过来吧。”接着电话就挂了。

 

  我站起来,把牌一扔“不玩了。”

 

  “你又要去哪lang.”小朝问道。

 

  我撇了他一眼“我找你妈去。”

 

  “那是你奶奶。”

 

  “别理他,不是去找林然,就是夕郁,要么,就是哪个小姑娘,他也没别的事了,这么晚了,还要往出跑。”

 

  “就是lang六儿一个。”

 

  “就是,就是。”

 

  我没理会他们的讽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你们继续”接着我拿起来摩托车的钥匙,打开门就跑了出去,骑上了我的小摩托,一路狂彪,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杰伦哥的情歌,感觉颇为舒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

 

  我停下车,看见夕郁在传达室的门口蹲着,看的出来,她很是生气的样子,双手抱着自己腿,往那一蹲。王哥在边上溜达。我喊了声“王哥。”

 

  王哥停下,冲着我笑了笑“可算来了,过来,过来。”

 

  我过去了,看了眼夕郁,她没说话,我一拍王哥肩膀“真是辛苦了。”

 

  “来了啊,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好管,太不听话了,都生气了,你看往那一呆,你少欺负欺负人家。”

 

  “我哪欺负她了”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哥,我送她走吧。”

 

  “恩,那好,注意安全啊,别乱跑。”

 

  “知道了,哥,谢谢了。”

 

  “谢什么”王哥笑了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我也没客气,走到了夕郁边上,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在那耍小性子。

 

  我看着她“喂,该走了,送你回家。”说着,学校的门,也被王哥开了一个小口子。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继续蹲着,有本事蹲一晚上”

 

  夕郁抬头,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出走。

 

  我笑了笑,再后面跟着她“你走慢点,是我领着你走,不是你领着我走。”

 

  夕郁听完了以后就停下了,转头,冲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

 

 

关键词排名优化,海上升明月

  ----------------求推荐,求收藏---------------

 

  “洪水泛滥!”前方正在战斗的龙傲天听到后方梅林的高声吟唱最后的咒印之音,脚下一踩大地,身体如同流星一般腾空而起,向着后方飞来。

 

  梅林示警,看到龙傲天回归,双手结印立刻一推而出,低级恶魔大军中突然之间漫天水雾翻滚,一片一片巨大的蓝色光芒从虚空中生出,浩荡四极八荒,这是天地之间元素的净化之水,对于黑暗属性的恶魔来说,是最为浓烈的毒药。

 

  纵然恶魔中有着钢铁一般的强大身躯,碰到这种属性相克的能量也会被腐朽,最后化作灰烬。

 

  无穷无尽的蓝色水雾四处翻滚,流动,聚集起一股滔天的力量,撼动大地,威震四野,漫天的水雾流动,将恶魔大军席卷,让他们的灵魂之光如同漫天的萤火虫,大地之上,恶魔的生命气息飞消散。

 

  “该死的,你们这两个蝼蚁!”三头猩猩的深渊恶魔领主看着地面上的低级恶魔大军被两个六阶职业者消灭,愤怒的吼叫,他不是为了恶魔的死亡而心疼,而是因为敌人居然藐视他们的警告。

 

  对方的神灵没有出手,低级恶魔大军被敌人两个半神干掉了,这种情况让他们感到羞愧,那是脸面的丢失,堪比神灵的恶魔领主对于这种脸面的问题看得更重。

 

  “该死的人类既然你们这样愿意出手,那么就让你们疯狂的杀戮,在杀戮中成为我们的一员。”一个巨大的牛头恶魔领主大声的嚎叫起来,大手一挥,一道恢弘的真魔之力从手掌上飞出,轰击在巨型黑暗之门中。

 

  轰....

 

  黑暗之门盆喷出比上一次更加深邃黑暗巨大的黑暗魔能之光,从遥远的虚空狠狠的轰击在虚空大6之上。

 

  光芒中,一队队粗大笨重的恶魔出现,类人生物,头如牛,身体巨大如站立的黑熊,身高三米,全身肌肉达,这是成建制的牛头魔恶魔军团。

 

  数量不多,但是整整五十万的牛头魔整齐划一的站立在远处的大地之上,若非他们身体上流动着混乱属性的魔能之力,都让人以为他们是地狱军团中的纪律严明的正规军团了。

 

  吸收了大量恶魔灵魂碎片的龙爱天猛然睁开双眼,全身罡气爆,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氤氲的紫色从身体中荡漾而出,散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梅林有些嫉妒的看着龙傲天浑身上下紫气萦绕,七彩光华绽放,站在大地之上,霞光万道,瑞彩千条,衬托着如同仙境一般,令人向往。

 

  “我去,继续战!”龙傲天开口说道,声音不大,却如同惊雷一般,滚滚翻涌,震荡天地,一股肃杀之气从身体上狂暴而出,大地上气流涌动,将四周的空间都扭曲了几分。

 

  浩瀚如海一般的精神威压透而出,惊涛骇浪一般向着四周席卷,无匹的力量直冲天空,十丈范围之内,大地之上的碎石纷纷漂浮起来,一片片光雨化作细小繁密的花瓣,漫天飞洒,头顶上一柄寒光闪闪的飞剑出虹光,荡漾祥和的气息,凝聚着氤氲的彩雾,散着一道道润软如水波一般的力量。

 

  “不,让他来,区区五十万的恶魔,他的召唤手段还没有用完。”李清树挡住龙傲天,指着梅林说道。

 

  龙傲天点点头,退后一步,闭目养神,仔细的梳理着身体中的能量变化,李清树说的没错,日后的地球更加危险,必须在这一战中继续突破,最起码也要成为七阶的仙人一级,不然的话向今天这样有人保驾护航的拼杀不会再有了。

 

  梅林走向前去,背后的阴影扭曲升腾,变化,聚集力量,忽然轰的一声爆冲天的力量。

 

  “四元素之水元素,海洋之神!”一道蓝色的辉光从梅林背后爆而出,梅林伸出一根手指对着远处的五十万的牛头魔一点。

 

  “无生之水!”大地之上平地起波涛,巨大的海浪翻滚淹没了五十万的牛头魔大军全部。

 

  “该死,你们果然是神灵的降临体!”天空中的一个牛头恶魔深渊领主大声的咆哮,射出一道光芒,想要将所有的牛头魔救出来,却被一道蓝色的光幕所抵挡。

 

  李清树放下了按在眉心的手指,不屑的看着虚空深处的恶魔领主,嘴角露出讽刺笑容。

 

  “哼!”深渊魔龙赖迪思忽然头顶上的魔龙双角绽放恢弘的魔法光辉,通过虚空的力量,将一道‘水上行走’的法术力量无声无息的加持在所有的牛头魔的身体上,使得地面上陷入一片海洋中的牛头魔得以站在巨浪滔天的水面上,不至于全军覆没。

 

  “深海护卫!”梅林同样再次一伸手指飞快的点出,凭空生出的海洋深处,五百个五阶职业者的海洋守卫水元素巨人从海底慢慢的扶起来,身高百米,手中高举着分海三叉戟,大声的咆哮,声音如同巨浪咆哮,声音恢弘而巨大,却不能让其他的物种听明白含义。

 

  “杀!”梅林出命令,巨大的海洋守卫,庞大的水元素巨人向着那些还不适应海上战斗的牛头魔冲去。

 

  而梅林出最后一道命令之后,背后的巨型能量气息顿时崩散,紧跟着随着梅林低声喝道:“死亡!”

 

  又是一道暗影从虚空中生出,化作死神维纶斯的神灵虚影,一出手就是上千的高阶出,死亡徽记,一颗颗拳头大小的暗影骷髅头闪电一般的度,向着那些牛头魔射去,将三千以上的牛头魔闷哼一声,身体僵直,灵魂被粉碎,摔倒,沉没到海底之内。

 

  梅林伸出一根手指,他背后的身影虚影同样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律令,影子风暴!”

 

  上百万的只有一阶实力的影子野兽从维纶斯的背后跳起,汇聚成一条宽广的黑暗之河,向着正在战斗的牛头魔冲去。

 

  “这不可能!”牛头魔深渊领主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小小的凡人,怎么可能受到诸神的青睐,甚至赐下分身投影?”

 

  “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牛头魔愤怒的向着四周的领主咆哮。

 

  “安静,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投入兵力!从黑暗之门召唤更多的恶魔军团。”深渊魔龙赖迪思看着下方在一片海洋上战斗,已经减员一般的牛头魔军团,沉默良久之后说道。

 

  “同意,即使损失,也会有我们深渊领主互相分担,而敌人必须被消灭!”三头猩猩的深渊领主恢复了冷静说道。8